-地震级游戏直播新规会为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地震级游戏直播新规会为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在盘完整个事件之后,我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这句广告语:自律给我自由(如果Keep看到本篇请支付一下广告费用),不过将这句话放到游戏直播新规中再仔细想想,“自律给人自由”和“戴着镣铐跳舞”之间似乎离得不远。

作者:二闹

图片:来自网络

游戏直播行业的这场“地震”来得有点让人猝不及防。今天上午9点,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发布《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平台游戏直播管理的通知(后称为“通知”)》,短短八百来字的通知,却蕴含着极大的信息量,已经够行业消化许久了。

从通知内容我们能很直观地看到,此次监管部门对游戏直播行业的管理涉及6个内容,其中有些内容是过去大家常看常谈的,也有些内容是“生面孔”,但是影响看起来会非常大的,比如通知中的第1点和第6点:严禁网络视听平台传播违规游戏;严格履行分类报审报备制度。

先来简单聊第1点,严禁网络视听平台传播违规游戏,这意味着未来国内没有版号的游戏产品可能要和国内的直播平台们说拜拜了。再来看第6点,严格履行分类报审报备制度,从具体描述来看,这一条内容意味着不仅国内的游戏直播相关节目内容要上报,转播海外内容还得经过审批,也就是说,未来游戏直播平台们的一些内容,也要玩“版号”了。

当然,这些影响比较浅显,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这则通知是否会对行业造成深度影响?可能造成的影响又会有哪些?

“自由”道路上的“荆棘”

上面加大对游戏直播行业的监管力度并不令人意外,而且类似规范主播行为、保护未成年人的各种举措也令人叫好,而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在更为严格与规范的监管之下,游戏直播行业才能够及早消除自身的问题,获得更大的良性空间,就像文章开头提到的“自律给人自由”。

但值得注意的是,现在看来,通往“自由”的道路上还充满着荆棘,这些“荆棘”也和通知中的第1点、第6点内容相关。在看到“严禁网络视听平台传播违规游戏”这则内容的时候,或许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有一部分游戏产品未来很难在各类平台上进行直播了,比如之前已经被“动手”的PUBG。但实际上这条内容的覆盖面要更广。

游戏产品在直播平台中的出现除了直播这一方式以外,还有广告、云游戏这些渠道,而这些渠道也涉及了游戏产品的传播。因此,受打击的不仅仅是平台们的直播板块,也能直接影响到平台们的广告业务。

“祸”不单行,除了平台方的游戏广告业务会被打击之外,通过游戏广告营收的还有平台中的大小主播们。熟悉直播平台内容的读者应该知道,各个平台内大小主播们经常会在自己直播间中为一些游戏产品做广告,其中当然有很大一部分广告来自监管所说的“违规游戏”。在这种合作模式下,广告也已经成为不少主播的重要收入来源。而随着新规发布,主播群体们的广告变现渠道已将受到打击。而那些过去依赖游戏直播行业生存的“违规游戏们”,如今也相当于被宣判了“死刑”。

接着再聊聊“严格履行分类报审报备制度”,从这一涉及转播海外赛事的内容中,我们首先能想到的影响便是国内直播平台与海外电竞赛事之间的版权交易。

目前行业中有不少对应的案例,比如国内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在去年与综合电竞赛事品牌ESL达成的独家合作关系,双方合作能持续到2023年。此外,虎牙手中还有LEC、LCK、PCS等大量英雄联盟海外地区联赛的版权。而B站手中有守望先锋职业联赛的版权和英雄联盟的世界赛版权。从这些案例我们就能发现,这条新规所牵涉到的利益方不在少数,所造成的影响也将非常明显。

可以预见,在未来,平台们购买海外电竞赛事版权的活动中,参与方将不再只有买卖双方,还必须存在对国内“买方”进行监管的“第三方”,这必然会使得未来的电竞赛事版权交易市场更加复杂。

打个比方,当类似虎牙、斗鱼或者快手、B站这样的平台要购买海外赛事版权时,他们是要先审批后购买还是先购买后审批?如果按照先审批后购买的流程,那涉及的问题便是新增的工作流程会大幅降低平台在版权争夺时的议价能力,平台也必须承担审批过了、但最终并未成功获得版权的风险。而如果按照先购买后审批的流程来走,那问题就更明显了,版权是买回来了,最终由于审核没通过而在国内播不了,平台岂不是又成了冤大头?版权费也相当于打了水漂?这么看来,两条路好像都走不通。

此外,转回国内的内容,通知中也明确提到,平台节目的上线、直播、版面等内容均需要向监管部门报送,这一内容涉及的便是游戏直播平台们如今非常热衷的自制节目。近年来我们发现,斗鱼、虎牙这些老牌游戏直播平台如今都在大力布局原创节目IP与自制节目内容。而这些自制节目也逐渐成为平台们打造/强化主播品牌形象、丰富内容体系、提升观众黏性的关键内容。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这些节目中涉及了不少类似狼人杀、剧本杀、密室逃脱等部分相对容易引起监管敏感的内容。当这些节目必须报送监管时,即便我们不讨论内容是否需要审核或者能否顺利过审,这样的工作流程也势必会大幅影响平台们生产内容的节奏与速度,自制内容的自由度也将会大受打击。

一纸之隔的“自由”与“镣铐”

从上文分析来看,国家广电总局今天发布的通知对于游戏直播行业会产生很多负面性的影响,或者催生出一些不容易解决的问题,那这是否意味着这一游戏直播新规一无是处?答案也不尽然。

比如在上文提到的监管海外赛事直播方面,目前海外电竞赛事内容中确实存在着一些行业不得不重视的问题。举几个案例,去年5月份,守望先锋职业联赛OWL连续两次调整了自身的赞助渠道,第一次开放了博彩与酒类品牌的赞助渠道,第二次开放的是虚拟加密货币和军事品牌。

而对于B站这个在国内拥有OWL版权的平台来说,后者的举措并不是个好现象。直白来说,博彩、虚拟加密货币在国内并不被法律所认可,而酒类这种年龄限制较为明显的品类也从未在国内赛事中出现,更别提十分敏感的海外军事品牌。这些内容如果毫无顾忌地在国内年轻人群中传播,必然会对年轻人群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

此外,过去也有不少海外电竞选手通过公开的赛事来表达其他意图的案例,例如韩国选手在OWL赛事中的公开辱华事件等。这些案例已经充分体现了国内相关部门对海外赛事的国内传播进行严格监管的必要性。

此外,违规游戏在游戏直播行业中的猖獗也有必要引起大家的重视。过去,游戏直播平台内确实存在大量未经审核的违规游戏内容以及广告,一些游戏直播依靠自身庞大的粉丝基础,在日常直播中插入一些违规游戏的广告来提升自己的收入,而由于主播与粉丝之间具有较强的黏性,这些广告的引流效果也不可小觑。而这些违规游戏产品也很容易诱导年轻观众群体甚至是未成年观众进行大量充值,造成玩家的财产损失。

从这些方面来看,监管部门对游戏直播行业加强管控又很有必要,也只有杜绝了这些现存的问题,游戏直播行业才能够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实现“自律让我自由”。但是,其中也存在一个新的矛盾:如何平衡监管政策的执行与行业从业方的利益?

就像上文我们提到的,确实有必要对海外赛事在国内的直播进行审核、监管,那么监管部门又该如何解决平台们类似“先买版权还是先审批”这样的死循环问题呢?我们确实也有必要根除违规游戏产品在直播行业中的猖獗现象,那么平台与主播群体们在广告收入方面的短缺是否有渠道来弥补?怎样使收入下降不至于波及游戏主播生态的稳定?

当然,这些让人头疼的问题其实也不难解决,比如,直播平台可以通过不再购买海外赛事版权的方法来避开“先买版权还是先审批”这样的问题,大家也可以对被影响了收入的主播不闻不问,毕竟头部主播不会因此“饿死”。不过当问题解决时,新的问题就又出现了:在政策细节不完善,执行逻辑也还未走通的情况下,行业很可能需要通过“一刀切”的办法来遵守监管,这样一来,游戏直播究竟是“自由”了还是戴上“镣铐”了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